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影视作品 > 砥平里战役 砥平里之战伤亡真相 徐国夫少将大声疾呼军史误人

砥平里战役 砥平里之战伤亡真相 徐国夫少将大声疾呼军史误人

2017-02-25 16:03:47 来源:历史册
广告id2-600x50

今天在街上买到了最新出版的军事世界画刊,看到了“美国证词1951砥平里之战”里面对于砥平里之战志愿军伤亡数字的引用,是源于王树增所着 “远东朝鲜战争”记载:“参加攻击的是中国军队8个团中,仅第40军参加攻击的三个团就伤亡1860余人。359团3营官兵几乎全部伤亡,3营长牛振厚在撤退时说什么也不离开遍布他的士兵尸体的阵地,最后硬被拖下来。357团团长孟灼华在向上级汇报士兵伤亡情况时,因痛苦万分而泣不成声。”

我最近刚刚拜读了1955年开国少将徐国夫撰写的回忆录“大漠风声疾”。徐国夫将军时任四十军119师师长,在横城战斗进入尾声砥平里战斗发起前的邓指会议上被志愿军邓华副司令员指定为前线统一指挥。徐国夫少将是志愿军我方对于砥平里战斗前线伤亡数字及胜负评定的最有代表性最有权威性的指挥员。可是,在徐国夫少将回忆录里,他不承认一般被广为流传的对于砥平里战斗伤亡数字很大的描写,并且否认营团指挥员(特别是357团团长孟灼华)泣不成声的说法。徐国夫将军在书中直言1995年编写军史作者是战争胜负观点错误在先,不访亲身经历者,笔误颠倒误导后人在后。

为此,我摘录徐国夫少将回忆录“砥平里战斗经过及我见”一文,以正视听。

砥平里战斗经过及我见

横城战斗进入尾声时,邓华集团指挥部即有集中8个团的兵力对砥平里之敌实施攻击之计划,但由于一个不准确的情报,致使邓指未及调集部队,便反以现有的担任预备队的5个团仓促命令发起向砥平里攻击,而实际参加攻击的只有3个团,其他两个团因故未能投入战斗。事实经过如下:

1951年2月12日,邓集团指挥部于汉江之北的放谷召集未参加横城战斗的各师师长会议。我师仅355团配属118师参加横城歼灭伪8师战斗,其他两个团作为预备队于阳院西北地区集结待命。接到邓指会议通知,我立即赶到邓指驻地。

会议由邓华副司令员主持。一开始他就告诉我们一个消息:据42军报告,砥平里的敌人有南逃迹象,并且只有一两个营的兵力,今晚我们要立即行动,将这股敌人截击歼灭,趁机夺取砥平里,以使我东西防线连成一体。随后征求大家意见。当时有位刚刚从国内入朝的某师领导说,他们师到了安东才知道入朝作战任务,走的时候特别仓促,武器未及擦拭,携带弹药极少,难以参加战斗。邓副司令想了一会儿对我说道:

这项任务来得比较突然,原来我们也是想等横城战斗结束后再考虑攻打砥平里。现在情况有变,如果不立即行动,敌人很可能会跑掉,这样吧,以你们119师的两个团担任这次行动的主力,我再给你们配属120师359团,125师375团和40军炮兵团,以5个团打一两个营,虽然现在部队减员较大,虽然敌人是美国兵和法国兵,但也问题不大吧,就由你徐国夫统一指挥,怎么样?

参加会议之前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首长突然当面布置任务,我当时确实有些心理负担,但看到邓副司令很着急的样子,我又不能不表态:

“首长下达的命令我119师坚决执行,但我请示能否缓些行动。1.我师355团参加横城战斗未归建;2.总兵力虽有5个团,但分别来自3个师1个军直,既没有集结,通讯联系又很难接通,恐怕统一指挥不方便;3.对砥平里的地形不仅我没亲自看过,各团领导也都不熟悉;4.砥平里现在敌兵力是否准确,我们有必要进行侦察。”

“徐师长,你说的这些都是有道理,但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砥平里敌人是准备逃跑的,如果我们行动迟缓,让敌人跑掉,你徐国夫负得起这个责任吗?!”邓华显得很激动。

见首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那就按首长的意图办!”

随后在我的师部召集了统一行动的各团领导作战会议。参加这个会议的5个团团长只到了3位:120师359团团长李林一未到,只政委肖锡三到会,据肖政委讲,李团长不来;125师375团只有副团长李文清到会,据他讲,团长政委均有事不能来。另外,李文清副团长讲道,他刚刚从砥平里前线下来,现在砥平里的敌人不是一两个营,仍是美2师23团和法国营,并且构筑了工事,没有发现要逃跑的迹象。听完这个情况,我一面让夏克参谋长立即向“邓指”汇报请示,一面按邓华首长原来要求做战斗部署。

行动时间我定在2月13日下午4时半。但就在接近这个时间之前,发生了两件意想不到的情况:

广告id20-300x250
影视作品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