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百科 > 隆裕和载沣 正常的失败者

隆裕和载沣 正常的失败者

2017-03-08 15:04:39 来源:历史册
广告id2-600x50

隆裕哭着说:我真的很难受,在这个皇宫里,别人都以为我很风光,可到底有多难,只有我自己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睡不着。家里人都不明白,明明当了皇后,是到宫里来享福来了,可我为什么老这么快。其实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对我来说,没有一天不是煎熬,这也是我老得快的主要原因。”(《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

蔡东藩的《民国演义》对隆裕的晚景有生动的描述:“隆裕太后长期忧郁,以致积郁成疾。虽然慨然下诏逊位,但实际上仍是‘让国仍存亡国恨’,以为愧对创业的列祖列宗。心中一直郁郁不乐……积成肝郁,尝患呕逆。延至民国二年(1913年)正月,胸腹更隆然高起,日渐肿胀……正月初十日,适逢她的‘万寿节’,循例于御殿受贺,见民国大总统袁世凯的专使梁士诒,用着外国使臣觐见的礼节祝贺,不免悲从中来,且宗室王公大臣多半回避,不肯入贺,殿上不过寥寥数人,昔年权柄在握时的盛景全非。因此,愁病交加。再加上‘万寿节’内,天气晴暖,殿中所用素炉热气过高,感受炭气,致使病情加剧。从此,卧床不起。”

“二月二十一日,隆裕后已是弥留,到了夜间,回光返照,开眼瞧见宣统帝在侧,不觉呜咽道:‘汝生帝王家,一事未喻,国已亡了,母又将死,汝尚茫然,奈何奈何?’说至此,喉间又哽咽起来,好一歇复发最后的凄声道:‘我与汝要永诀了。沟渎道涂,听你自为,我不能照顾你了。’言讫,已不能言。”

蔡东藩的描述多有文学的虚构,但也包含了若干真实的信息。清亡后,隆裕对亲手葬送祖宗的江山社稷耿耿于怀,抑郁成疾。她常常在公众漫无目的地游走,沉默不语,饿了就吃些果品充饥。她还写过“每睹宫宇荒凉,不知魂归何所”之类的文字。1913年2月22日晨,忧愁的隆裕太后病逝,享年46岁,入葬清西陵,陪伴并不爱她的丈夫光绪皇帝。

民国政府和社会舆论,对隆裕评价极高。她的葬礼备极哀荣。政治人物纷纷捧场,民国政府在紫禁城太和殿设立祭堂,顶端正中挂一大匾:“女中尧舜”。

“无事小神仙”

载沣在清亡后的日子也过得很平淡,但他的心态很好,没有郁郁寡欢,更没有像隆裕那样抑郁成疾。

载沣曾书对联“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来明志。“父亲本来是个淡泊的人,早晨起来向祖母请过安后,就到宝翰堂书房去洗脸吃早点,然后看书写字。中午和母亲一起吃午饭后,又到他的书房里继续看书。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回到内宅和母亲一起吃晚饭,饭后又到祖母处问晚安。然后他们夫妻俩说些闲话,结束一天的生活。”“父亲喜欢读书,各种书报杂志都看,经常读的是史书,尤其是《资治通鉴》。晚年自号‘书癖’,他有方图章,刻的是‘书癖’两字;也爱看戏,喜欢看杨小楼、梅兰芳、谭鑫培等人的戏。他甚至还喜欢学点天文学。夏季夜晚,他给孩子们指认天上的星座。每逢日食出现,他和孩子们隔着薰黑的玻璃片观察太阳,并把日食、月食经过的情况记入日记,附上工笔绘画的图形。我常想父亲如果不当摄政王,专门读书研究的话,一定会有相当成就的。”(《父亲醇亲王载沣》)

“1912年9月孙中山先生来北京,要见我父亲。父亲有些紧张。孙中山先生不是说过要‘驱除鞑虏’吗?这‘鞑虏’不就是满族吗?父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家里接待了孙中山先生。一见面,孙中山先生就说:‘你拥护共和,这很好呀!虽然你是摄政王,但将来在中华民国五族共和的大家庭里,你还是有前途的。’我父亲说:‘我拥护民国,大势所趋,感谢民国政府对我们的照顾。’”(《父亲醇亲王载沣》)孙中山向载沣赠送了照片。隔日,载沣回访了孙中山。

伪满洲国成立后,载沣又成了“皇父”,平淡的日子受到了打扰。干扰主要来自日本人和伪满洲国的“邀请”。对日本人的拉拢,载沣一概婉拒,不受利用。

溥杰回忆:“父亲生前坚持不参预伪满洲国事,只是短时间去看望过溥仪两三次。他曾表示不同意溥仪当伪满皇帝,因为溥仪不听,气得哭了一场。溥仪想把父亲留在东北,他用装病等方法坚持回到北京。”根据溥任先生回忆,他16岁时陪着父亲载沣去长春看溥仪。“有一天晚上,屋里只有载沣、溥仪、溥任的时候,载沣语重心长地对溥仪说:‘别拿日本人当傻子,他们不傻。他们不会打下江山让你坐,朝鲜就是个例子。古代的石敬瑭也是个例子。当这个皇帝没意思,不如当个百姓,活得像个人。’载沣说完这话,神色怡然,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似的轻松。溥仪听完这话,起身去拉门,还探出身子左右看了看,待关好了门,才悄声对载沣说:‘往后您别再出关,弟弟妹妹们也别再出关,就是我请,也别再来。’”(《最后的皇族》)

广告id20-300x250
文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